标签归档:Charlie

EB-5快讯 | Charles Oppenheim对签证数量问答的要点整理

6月16日,IIUSA与美国国务院签证控制和报告司司长Charles (“Charlie”) Oppenheim举行了网络研讨会,他回答了有关至2020年5月EB-5签证使用的问题。他的问答有几点非常重要。以下是CanAm做的整理报告

Charles指出:『从宏观角度来说,2021财年应该是前景非常好的一年!』

2020财年和2021财年的EB-5签证数量

标准:

家庭移民类别的年度签证限额为480,000人减去上一财年已取得签证或调整为合法永久居民身份的外国人人数,其中包括美国公民的直系亲属。不过,在任何财年里,家庭类移民的限额人数都不会低于226,000人。

以就业为基础的移民类别的年度签证限额为140,000份加上上一财年家庭移民类别中未使用的签证数量。

Charlie:

据Charlie估算,目前为止,2020财年已发放了4,500多份EB-5签证,远远低于每个财年约10,000份的EB-5签证量。

2020财年,我们很有可能会“损失”一定量的EB-5签证数量,很大原因是因为新冠病毒导致了世界各地的领事馆关闭。

尽管2020财年的EB-5签证数量会“损失”,但Charlie预计,2020财年还会有大量未使用的家庭类签证,这部分签证会“溢出”并增加到2021财年已分配给以就业为基础的移民类别的140,000份签证数量中。

尽管Charlie并未准确估算2020财年究竟会有多少张未使用的家庭类签证,但他估计,2021财年可供使用的以就业为基础的移民类别的签证总数“可能远远超过”200,000个。这意味着,所有就业优先类别的签证会至少净增60,000张。

由于法律规定EB-5签证数量在基于就业的签证总数中占比7.1%,假定按照Charlie所述,2021财年可供使用的基于就业的签证数量“最少”为200,000份,那么,我们预计2021财年可供分配的EB-5签证数量将远远超过14,200份。

Charlie指出“从宏观角度来说,2020财年损失的EB-5签证数量将被下一个财年提供的额外签证所抵消……根据目前针对以就业为基础的移民类别的签证申请人颁发的INA签证指南来看,2021财年应该是前景非常好的一年。”

2021财年可发放给中国的签证数量

让我们保守估计2021财年可发放的EB-5签证数量为14,200份。

每个国家都有7.1%的EB-5签证数量,即1008份签证。

假设越南和印度“用完”其7.1%的配额,也就是各国1008份签证,总共2,016份签证。

假设世界其他国家(中国除外)总计使用约4,200份签证(根据Charlie2019年10月做出的估算)

最后,因《中国学生保护法案》之原因,2021财年没有可供抵消的EB-5签证。

最终将剩下约7,980份EB-5签证可供其他已达到最高签证配额的国家按照优先日期的顺序使用,这些国家主要应该是中国。

由于14,200份EB-5签证是我们针对2021财年的“最低要求”,按以往经验,2021财年很有可能会有10,000份EB-5签证发放给中国。另外,假定广州领馆能够重启签证审理,这可能会减少中国几年的签证积压。

Visa

Charlie指出“从宏观角度来说,2020财年损失的EB-5签证数量将被下一个财年提供的额外签证所抵消……根据目前针对以就业为基础的移民类别的签证申请人颁发的INA签证指南来看,2021财年应该是前景非常好的一年。”优先日期的未来推进以及给与中国投资人的建议

近期趋势:自2020财年开始(最终裁定日为2014年10月22日),直至2020年6月最新一期的签证公告(最终裁定日为2015年7月22日)为止,中国EB-5投资人的优先日期前进了8个月。这一逐步推进的现象,部分原因是由于很多中国投资人的签证申请依然停留在国家签证中心(NVC)阶段,没有进展。

Charlie:

“宁愿勿急功近利,也不要事后导致严重的排期倒退。”

Charlie不会仅仅为了推进优先日期而推进优先日期,因为他不想看到最终裁定日期按照不可持续的速度推进,如此可能导致优先日期的倒退,一旦某些对日期要求较高的文件过期,大家就无可奈何了。

预计到2020财年末,中国(以及越南)的优先日期将持续向前推进,在优先日期方面,并倾向于根据未来几个月的合理情况“谨慎推进”。

各国可能出现的“当前”优先日期

Charlie:2021年初,Charlie将决定是否在所有国家推行“当前”优先日期,以此刺激签证申请——很可能会在2021年上半年,因为他可能不想“浪费”签证数量,没有必要。如果事情发展到最后他不得不推行“当前”优先日期并冒着不久后可能被“倒退”的风险,Charlie可能也会选择冒这个险。

例如,让我们来到2021财年,我们会面临同样的情况(即:大量签证富余),Charlie清楚的记得2020年夏季的期望并未实现,因此继续对2021年做出同样的假设就于理不合,这可能导致Charlie潜意识里对所有事情都实行“当前”政策。Charlie可能要与领事馆(主要是广州领事馆)协商,看看我们在往前推进时,他们的处理能力如何,能否审理更多的签证申请。

就目前而言,这种可能性极小,尤其是对中国来说。国家签证中心(NVC)已有42,000多名中国申请人在排队等候,这时候采取“当前”优先日期让很多人都突然具备相关资格的做法并不现实。考虑到目前国家签证中心和美国移民局的相关约束条件,除非别无他法,否则Charlie也不想使签证处理系统负重前行,因为毫无必要。

尽管如此,2021财年的某些时段内采用“即时”政策也并非毫无可能。

香港的签证情况

标准:美国务院将香港(以及澳门和台湾)视为不同于中国大陆的其他地域,以此进行移民签证配发。因此,出生在香港的外籍人士并不适用针对中国大陆的签证类别。

Charlie: 只要不发生立法变化,在EB-5签证方面,香港将继续被当作独立国家对待,在EB-5签证方面,香港目前不需担忧签证数量。

印度的签证情况

近期趋势:2019年10月,Charlie曾估计印度投资者递交的EB-5签证等待时间可能为6.7年。自此,印度EB-5签证在优先日期方面进展迅速。2020年7月的签证公告显示,印度EB-5的优先日期为“当前”,也就是说,印度的EB-5签证申请人可以立即获得签证。

Charlie: 根据国家签证中心已有或可能会在2020财年处理的印度EB-5签证申请人数(667),并考虑到因2020财年未使用的家庭类移民签证“流入”而导致2021财年EB-5签证限额出现预计增长,Charlie预计现在提交申请的印度籍EB-5投资人,其等待时间可能会在6.7年基础上大幅缩短。Charlie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里,印度人不大可能出现排期倒退的情况。然而,随着美国移民局加快I-526申请审理的步伐,并提交更多申请到国家签证中心进行处理,EB-5签证的“等待时间”可能会再次延长。Charlie推进了印度的EB-5优先日期,因为他预测可能会出现签证富余。